第1645章 你内涵谁呢

    来到餐厅。

    对上心肝弯弯的眼睛,安暖暖脸上刚褪下去的温度“蹭”的一下又升温了。

    “哇,好可爱。”

    “……”

    萧睿扭头看过去,就看到她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的站在那里,她穿着一身萌到犯规的小猫睡衣,睡衣的袖口做成可爱的猫爪样子,睡衣带着帽子,帽子盖在脸上,两侧还做了可爱又逼真的猫须。

    身后坠着一条长长的猫尾巴,随着她不好意思的动作,一晃一晃萌态十足,看一眼,心几乎都被萌化了。

    “……”

    萧睿喉结滚动,他问心肝,“这衣服是你买的?”

    “不是!小星星挑的。”

    萧睿难得夸奖,“小星星眼光很好。”他转而又问心肝,“你送的礼物呢?”

    心肝神神秘秘,“你猜?”

    “……”

    他哪来的时间跟她猜!

    他这会儿觉得心肝有点碍眼,连带着小星星也有点碍眼。

    真是的。

    他女朋友过生日,她们俩来干什么,不知道小情侣喜欢单独相处?

    萧睿看了眼还没吃一半的饭菜。

    算了。

    他再忍一会儿。

    见安暖暖还站在那里不动,他对她招招手,“过来吃饭。”

    “哦!”

    安暖暖红着脸走过来,她刚坐到椅子上就听到心肝不怀好意地问,“暖暖,我给你送的礼物你喜欢吗?”

    “……”

    想到睡衣下的衣服,安暖暖脸上火辣辣的,她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可心肝笑眯眯地看着她,一副她不回答她就不挪眼的样子,安暖暖只好含含糊糊的“嗯”了一声。

    “喜欢啊?那我改天再送你两套。”

    “……”

    故意的。

    她不想跟心肝说话了。

    心肝和小星星还是很有眼力见的,酒足饭饱之后,姐妹俩就回隔壁,把时间和空间都留给这对小情侣了。

    她们走的时候,安暖暖已经有些眩晕,走路也有些飘了。心肝和萧睿喝了也不少,不过两人酒量好,除了脸有点红,一点事儿都没有。

    小星星喝醉了。

    心肝扶着她离开,萧睿送两人出门,临关门之前,心肝勾住萧睿的脖子,在他耳边说了句悄悄话,见萧睿愣住,她嘿嘿一笑,拍拍他的肩膀,“老弟,机会给你制造好了,好好把握呦,姐姐还想早点吃你俩的喜糖呢。”

    萧睿眸子深深的回了餐厅。

    餐厅里。

    安暖暖摇摇晃晃地要收拾餐桌,萧睿赶紧拉住她,“喝多了还不老实,东西就放那儿,明天阿姨会来收拾。”

    “哦!”她乖乖地坐着,慢半拍才说,“我没喝多。”

    “……”

    每个喝多的人都说自己没醉。

    萧睿看着她身上的睡衣,目光渐渐幽暗,他拉着安暖暖去了客厅,给她倒了杯温水,“你先坐着,我还有个东西给你看。”

    “还有什么?”

    “等会儿看到你就知道了。”

    “哦!”

    喝多了的安暖暖非常乖巧,他让她老老实实的坐着,她就老老实实的坐着,等萧睿抱着蛋糕走过来,她还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动都没有动一下。

    “哇,蛋糕。好漂亮啊。”

    漂亮的翻糖蛋糕。

    两层的粉色蛋糕,最上面做了两个q版的小人,小人的神情动作和衣着打扮,一看就是她和萧睿。

    萧睿把蛋糕放到茶几上,他关了灯,拿出一根蜡烛插上去,用火机点燃了蜡烛。

    安暖暖有些懵,“为什么,就一根蜡烛啊。”

    烛光中。

    萧睿的脸有些看不真切,声音却清晰地飘了过来,他说,“这是我陪你过的第一个生日,以后每一年增加一个,一直到十八根,这样就算我陪你一起长大了。”

    “……”

    安暖暖没出息,眼眶又红了。

    “快许愿。”

    “嗯!”

    安暖暖双手合十,虔诚地许了个愿,许完愿,她吹灭了蜡烛,萧睿打开客厅的灯,“许了什么愿?”

    “不能说,说出来就不灵了。”

    萧睿挑眉,“你不说我怎么帮你实现?”

    “……”

    安暖暖偷偷看他一眼,小声说,“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萧睿心一动,坐到她身边,“你的愿望跟我有关?”

    “……”

    安暖暖目光闪烁,抓起塑料刀就要切蛋糕,“该吃蛋糕了。”

    “真跟我有关啊,那我来猜猜,你的愿望该不会是永远跟我在一起,一辈子不分开吧?”看她眼神闪躲,萧睿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他心情大好,“你这人,情话是要说出来的,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我又不会读心术。”

    “……”

    她说不出口。

    安暖暖红着脸转移话题,“赶紧吃蛋糕。”

    “这蛋糕不好吃。翻糖蛋糕做造型好看,但是口感比不上其他蛋糕,别吃了,就放着吧。”

    “哦!”

    半晌,她看着他,又慢吞吞地补充了一句,“也就是说,中看不中用?”

    “……”

    萧睿气乐了,“你内涵谁呢。”

    安暖暖喝醉了,连带着胆子也变大了,她抬起下巴,脱口而出,“说的就是你。”

    “丫的,胆肥了!”

    “咋滴!”

    “……”

    萧睿气得咬牙。

    好嘛。

    确定关系之后,多少次他怕吓到她,忍得眼睛发红也不碰她,她倒好,喝醉了就开始挑衅他,“安暖暖,我劝你最好住口,要不然你会后悔的。”

    她挺着胸口,一脸傲娇,“老娘就不知道后悔两字怎么写。”

    “……”

    萧睿忍无可忍。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拉到怀里,咬牙切齿地瞪着她,“这话可是你说的。”

    “我说的,有本事你来啊。”

    “……”

    擦!

    这种情况下,他要还能忍,就不是个男人。

    萧睿捧住她的脸,低头狠狠吻下去,萧睿本来是为了吓吓她,可刚接触到她的嘴唇,她不但没有丝毫退缩,还搂住他的脖子,热情地回应起来。

    “……”

    擦!

    这谁还忍得住!

    萧睿脑袋里绷紧的那根弦瞬间就断了。

    他吸口气,一只手卡住她的小腰,一只手按住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安暖暖亲得毫无章法,但萧睿还是被撩拨到了。

    不知不觉,两人就齐齐倒在了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