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荒雪路

    山路仿佛连接着天际,目光所及之处,尽是氤氲。

    他本不应该在此迷路,然而今天的这条路,他确确实实已经走了第九遍。

    头些什么,对方竖起食指放在唇上,示意他不要出声。

    她的剑灵竖立着悬在半空中,以剑尖为圆心勾出了奇妙的剑阵,青衣女子掌心牵出青色的灵光,如一条灵蛇在海中飞速穿梭!

    海平面平静异常,不见一丝波澜,忽然,她神色大变,急忙握拳抓住了灵光,似乎在和什么东西用力撕扯!

    看不见的海底深处突兀的射出几条水柱攻击青衣女子,剑阵受到了干扰开始剧烈晃动!

    “不行,要跑了……”她松手往后退开了几大步,躲开水流,再看方才的海面,灵光已经被击碎散落开来,海底发出沉闷的声响,越来越远最后消失不见。

    “追丢了。”她叹了口气,无奈的摆摆手,“生门在水中,应该是镜像的阵法,阵眼可能在海上,也可能在雪山里,对方修为远在我之上,我找不到他。”

    “你怎么会来?”萧千夜并没有在意她所说的那些话,小心翼翼的检查她身上的伤口,眉峰紧蹙,“是擦伤?你遇上什么东西了?”

    “几根树枝,不要紧的……”云潇的脸色是疲惫也掩饰不住的开心,直勾勾的看着他。

    时隔八年,这张脸庞并未有太大的变化,只是他不在身着昆仑弟子的雪色白衣,取而代之的是一身锃亮的黑色军装,象征身份的徽章扣在双肩,唯一不变的,或许只有手上依旧紧握着的那柄白色剑灵“沥空”。

    “是藤妖。”萧千夜立马反应过来,但也松了口气,“那是生活在古树林的妖物,不过没有毒,这些伤口一会跟我回去上点药就好了。”

    云潇拉了拉他,接着说道:“我们昨夜刚来到飞垣,原想着在北岸城暂时歇脚,可是还没进城就被一群双头鸟怪袭击,之后才被丢进了这里,天澈跟我走散了,算算时间也有一整天了,青魅剑也一直感知不到他的气息。”

    听到这个名字,萧千夜的脸庞明显有些僵硬——他的猜测是对的,以天澈特殊的身份,他一定是为了天之涯事件来的!

    天之涯坐落于飞垣最北边的城市羽都,是一处建立于海底的深海牢狱,在一个月前,帝都逃犯破坏了海防线,将囚禁在此的灵音族首领救走,至今下落不明。

    灵音族是曾经的飞垣六灵六圣十二仙四十八祖之一,早在十八年前就被天权帝一纸诛杀令灭了族,如今帝都高层给了他一个月时间追捕两名逃犯,然而距离时限已经不到三天了,他不仅一无所获,甚至还被来历不明的人困在了山里!

    他的师兄天澈,恰巧就是灵音族为数不多的幸存者。

    他虽是飞垣本土人,但在年少之时曾在中原昆仑山修行,机缘巧合之下和天澈成了同门,早在八年前拜别师门重返飞垣后,为了避嫌,他也就再也没有跟任何人提起昆仑山的事情。

    他暗暗捏住袖中的无名信——这封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悄悄放在他的桌上的,等他发现的时候,送信人也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本来在这种焦头烂额的特殊时期,他必然不会理会这种来历不明的信笺,然而信纸的边缘用了一层特殊的金色封边,在封口上,用不易察觉的暗红色勾画了一个“风魔”的标志。

    正是这个标志吸引了他,只要是生活在这片大陆上的人,都知道这个令人闻风丧当特殊组织,这是唯一让帝都通缉多年却始终一无所获的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