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章:曾经

    追到谷口的地方,风一下子大了起来,云潇抬手遮了一下眼,正想寻着风中淡淡的气息追过去的时候,光化之术悄然落在她的身边,萧千夜一手把她拉到怀里,重新回到雪鹿寨。

    雪还在一直下,整个村子银白一片,透着一种罕见澄净的美,窄窄的小路旁边竟然是种着嫣红的桃花树,不知是什么样奇妙的力量影响,这种只在春暖花开之际才会开放的娇艳花朵此时雪地里盛放,格外美丽。

    云潇倒是没有心情再去欣赏雪鹿寨不同寻常的美景,她吃惊的看着满身风雪的萧千夜,忍不住又往他回来的方向一直张望,问道:“这么快回来了?”

    萧千夜拉着她往里走,由于整个村子都没什么人居住,他随手推开一间半闭的木屋走进去抖了抖肩头的雪珠,笑道:“是一群山鬼喝醉了酒在那边唱歌跳舞,一不小心从坡上失足滚下去带了一小片山体滑坡罢了,我看过了没什么大事,它们看见我溜得比鬼都快,还没等我出手一个个跑的影子都抓不着。”

    “什么叫跑的比鬼还快,人家本来就是鬼嘛!”云潇被他逗笑,舒了口气,提着他的衣领用力紧了紧,发现衣服上的雪晶在碰到她手心的温暖之后迅速化成了水,一不小心就沾湿了大片,她嘟了嘟嘴,索性换了动作向外拉了拉,眨眨眼睛笑起来,“快脱下来烘干了再穿吧,你虽然感觉不到冷,可还是要小心不要着凉了才好。”

    “真方便。”他下意识的接了话,任由云潇帮自己脱了衣服,又见她用力抖了抖水珠,直接摊开平铺在桌上,在中心轻轻一点,烧起一团火焰。

    火光照亮了漆黑的木屋,萧千夜随手拉了一张椅子坐下,他的身体早就不知道冷热的区别在哪里了,只是眼睛盯着那团火,总觉得心底的某个地方也跟着一起暖和起来,云潇搬了张椅子跟着凑到他身前,一边握住他的手,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喝醉酒的山鬼?以前在昆仑山的时候,也有很多很多调皮的山鬼喜欢喝酒,它们还会酿一些奇奇怪怪的酒,味道也是花样百出,我也经常和它们一起玩,千夜,山鬼虽然是鬼怪,但是大多数都是些贪玩的小家伙罢了,为什么这次变得这么凶残,连禁地的神守都遭逢不测了呢?”

    “是被统领万兽影响了吧。”萧千夜淡淡回话,无声地叹息了一声,“夜王是借着破军星的力量快速恢复的,想必这两种力量混在一起,才让百鬼万兽失控亢奋了起来,刚刚我追过去的时候,那伙山鬼的状态也不是很正常,但是相比之前在草海遇到的那群,至少见到我还会逃跑,要是群起而攻之,它们的数量太多,也不好对付。”

    “统领万兽呀……”云潇默默念叨着这四个字,顿时收敛了笑意,眉心隐隐浮起了一丝复杂的神色,“虽然统领万兽的力量对神鸟一族起不到太大的作用,但是浮世屿的其它鸟族还是会受其影响,夜王曾经多次利用这种特殊的力量找寻浮世屿的方向,万幸的是有澈皇守护,这才屡次擦肩而过,这么厉害的能力,偏偏用在了邪道上,被他影响之后神志会受损,如果很严重的话一辈子都好不了。”

    萧千夜神思游离的听着,金银色的异瞳深处罕见的有冰火的纹理在点点跳跃,他的目光幽邃无形,似乎毫无焦点的一直在游离,忽然喃喃回道:“奚辉……以前也不是这样的。”

    “嗯?”云潇愣了一下,一缕冷风轻轻吹了进来,将木门吹出一道细细的缝,正好雪停月出,一缕皎白的光从缝隙里流泻进来,不偏不倚地正好落在了他的侧脸上,他的脸一半映着月光,一半隐于黑暗,像一个极端矛盾的集合体,不知到底是谁的意识在呢喃低语:“我认识他很久了,从认识他的第一天开始,他就对小动物特别的感兴趣,从最开始的小猫小狗,慢慢的发展成老虎狮子,渐渐的,凶兽、灵瑞也追随着他征战四方,夜王的名号响彻所有的流岛,真的是上至远古巨兽,下至浮游野鬼,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云潇向后缩了一下,已经意识到这是帝仲在和她说话,不知道两人之间为何会出现这么悄无声息的意识变换,她只好默默听着一言不发,帝仲微微叹了口气,他稍稍坐直了身体,整张脸都像是要融在月光下,干净的好似透明,却透出一股苍凉和悲哀:“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呢?他唯一的执念就是你们,传说中一种以火焰为生,不老不死的鸟,他找了很多年,为此踏遍天空万千流岛,却依然一无所获。”

    帝仲抬起眼来看着云潇,借着这个冰凉的身体抬手摸了摸她的脸颊,苦笑着:“执念真的是很可怕的东西,它能彻底的改变一个人,把你最熟悉的东西变得面目全非,他已经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奚辉了,如今想起来,我经常会觉得当年并肩作战走到天空制高点的路途宛如一场幻梦,甚至、甚至终焉之境的一切都像一场梦,我真的希望有一天醒过来,发现自己还在某个熟悉的地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然后嘲笑自己的梦是如此的荒诞离奇。”

    他笑起来,脸上隐约浮现出自己原本的容貌,是一张比萧千夜略微年长的脸,但棱角却是惊人的相似,这样的幻影一闪而逝,很快帝仲沉沉呼出一口气,自嘲着笑起:“我是该嘲笑自己,我总觉得千夜这孩子做事优柔寡断,很多时候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潇儿,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打算真的帮他去对付奚辉,奚辉固然有错,但他毕竟是我的同修,对我也算仁至义尽,我只想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之后就作罢,哪怕让我自己去代替他都行,现在想起来当初的决定,是不是和千夜一模一样的不切实际?我还总是责备他,其实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那……现在呢?”云潇小声询问,帝仲的神色依然平静,似乎早已经做了最后的决定,“现在?现在就如千夜打算的那样,若能将他换入阵眼,这辈子都不能再让他出来,否则飞垣上的一切将会寸草不生,我太了解奚辉了,第一次的背叛就让他愤怒的击毁一座流岛,那么这第二次,必将是万劫不复,不能、绝不能,既然已经付出如此巨大的牺牲,就不能再给他任何机会。”

    云潇的眉角轻轻跳了一下,眸子慢慢低了下去,火色的明光流漾,映照着容颜也摇曳起来:“大人也变了很多呢,换做从前,您一定不会对夜王这么做的。”

    “他活着,你们都要死,我舍不得呀……潇儿,我舍不得你们。”帝仲若有若思的凝视着她的眼睛,这样的决定对他而言无疑还是揪心的疼,他却不得不在二者之中做出唯一的选择,他犹豫了一瞬,只觉得身体因寒冷而止不住的颤抖起来,本能想把眼前的女子揽入怀中,理智却让他起身拿起已经烘干的外衣重新穿好,侧头看了她一眼,面色温和地说道,“我这样强占着他的身体和意识,一会他醒了又要发脾气,不过他真的太累了,在你面前又总是强撑着,让他睡一会吧。”

    “大人……”云潇紧跟着他站起来,帝仲摆摆手,对这样的称呼无奈的叹道,“你喊我什么都行,别再用那两个字了,听着真生疏。”

    云潇撇了撇嘴角,一时间还真的想不到合适的称呼,帝仲揉了揉眼角,看她绞着眉头苦死的模样,忍不住被逗笑,回道:“真这么为难吗?那就喊师父吧,称呼嘛,怎么样都好,其实他也喊过我师父,虽然不情不愿的喊了一次就装作忘了,我不提,他也就不认,呵呵……在那孩子心里,我算不上师父吧。”

    “他是把您当朋友的。”云潇认真看着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补充,“最好的朋友。”

    “朋友?”帝仲微微一顿,挑了挑眉,叹道,“没有你的话,确实如此,从我苏醒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很喜欢这个孩子,可我们之间……始终都有一条越不过去的鸿沟,潇儿,他开始慢慢能感觉到我的过去了,之前在碧落海和古树林,他都察觉到了我和神守之间遥远的过去,或许慢慢的他也能知道我的一切,你说这是好事吗?我这么肆无忌惮的看穿他的一切,真的轮到自己了,竟然有些抵触呢!”

    “这样才公平嘛。”云潇小声嘀咕,帝仲不置可否的笑着,骂道,“这世上从来就没有绝对的公平,他在成长,我在衰弱,所以才有现在这样的转变罢了。”

    “衰弱?”云潇一惊,没等她多问,帝仲已经一个人往雪鹿寨外面走去,地面厚厚的一层雪,他从上飘过却一点足迹也没有留下,云潇紧跟着他,一直走到村子另一头,眼前的道路被碎裂摧毁,肉眼可见的巨大裂缝突兀的横在脚边,他摇摇头,索性找了一块巨石靠着坐了下去,又对云潇招招手,示意她跟上,淡道,“你要是困了就去休息,要是不困,陪我坐一会吧,可能这样的机会,以后也不会再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