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二章:火种

    他在冰天雪地里依着巨石坐下,身边就是碎裂深不见底的鸿沟,雪落在冰凉的身体上一点点覆白半身,仿佛真的有一种触手可及的衰弱正在从他的身上不可抑制的流出,云潇慢慢靠近一步,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人,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大脑又一次陷入一片混沌之中,好半天她才深吸一口气,直视着对方的眼睛认真的询问:“衰弱是什么意思?”

    他的神色和往常没什么不同,还是那么淡淡的列了一下嘴,漫不经心的笑道:“字面上的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一点也不明白他的话,云潇又往前靠了一步继续追问,帝仲微微蹙眉,这个距离下他已经很清晰的感觉到那种呼之欲出的浓郁火焰,搅动着内心深处的某些渴望,让他不得不转过脸挪开了视线,低道,“你又不是文盲,这么简单的字面意思都不懂吗?”

    云潇坐直身体,伸手使劲揉了揉自己脸颊,明明皮肤是温热的,她却感觉整张脸都僵硬无比,又道:“很多东西从您口中说出,我就不懂。”

    “呵呵……那是你的问题,自己找办法解决去。”帝仲笑着,低低开了口,似有感触,忽然疑惑地补充道,“你在她面前灵动的像一只小鹿,好处都要被你占去,他只能默默吃哑巴亏,可你在我面前,立马就变得像一只脑子出了问题的傻狍子,各种转不过弯来,好几次你都把我气的半死,要不是看在你是个姑娘的份上,我早就不管你了,到底是为什么呢?是因为在喜欢的人面前可以恃宠而骄,而面对我,却只能畏手畏脚吗?”

    云潇的脸顿时通红,好像一个被戳穿心事的孩子久久不敢抬头去看他,帝仲静静看着面前的女子,有那么一瞬间难以言表的失落,但还是隐忍着情绪波澜不惊的轻轻笑着,雪会在落到她身上的前一瞬被烟化成雾,然后被冷风吹的无踪无际,这样特殊的温热的是如此的诱人,也在唤醒沉寂在时光的长廊中泯灭万年的记忆,忽然,帝仲抬起手,无意识的点在她的额心,一边感受着这份热,一边声音平静无澜的说道:“我生在一个遥远雪国,那里终年严寒,比伽罗还要冷上许多倍,我自有记忆以来,满目都只有苍白的雪和高山岩石,那时候的我只有一个梦想,就是能去往一个温暖的地方安然度日,再也不必忍受饥寒交迫……”

    “嗯?”云潇诧异的抬起眼,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帝仲提起自己的过去,也是第一次意识到这个被尊为“神”的男人,事实上也曾是一个普通的人,他意味深长的露出了一个笑容,手指慢慢的从额心滑落到眼睛,在眼角的位置稍稍用力,顿时她瞳孔中的光被特殊的神力搅动,烈火一般燃烧起来,云潇被体内霍然而起的躁动惊了一下,本能的往后退缩之际被他牢牢按住不让动,又道,“后来我意外去到终焉之境,在那里得到了真神的力量,一路披荆斩棘终于来到了天空的制高点,成为万人敬仰的所谓‘神明’,从那以后,周围的环境就再也无法影响到我,可我总还是渴望着温暖,那种向往似乎深刻在了灵魂里,再也无法分离。”

    他在说话之际,手指已经从眼睛缓缓抚摸到鼻尖,她的鼻息也带着火的气焰,让冰凉的指尖温热起来,云潇一动不动,不知为何第一次感到面前的人是如此的真实,不再是她火种时期憧憬的那个强大幻影,帝仲仍是认真看着她,心底有种跃跃涌动的情触,呓语一般继续说道:“后来偶遇浮世屿澈皇,她是主动挑衅我,可我还是情不自禁的压制着手里的力道,因为她的身上有着我自幼就梦想的那种温暖,像太阳一般生生不息。”

    “啊……”听到这句话,云潇忍不住惊呼一声,“澈皇曾经和我说过,说当年一战您是有意留情,否则结局必不可能是握手言和,原来、原来是真的……”

    帝仲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指尖终于搭在她的唇心,制止了她的话,玩笑一般侃侃而道:“临别之际,她邀请我去浮世屿,不过也有意留下考验,说要我自己破坏外围屏障才可进入,她甚至没有告诉我浮世屿在哪里,又是什么样的地方,呵呵……你们还真是随心所欲的种族,哪有邀请别人去做客,又不报地址的,果然我失约了,直到我死去,也没能完成当年和澈皇的约定。”

    他顿了一下,好像忽然想起来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眉宇间豁然露出一缕严厉和担忧,低声问道:“你和凤姬都不留在浮世屿,现在澈皇情况到底怎样了?”

    云潇心虚的往后缩了一下,见她咬着唇不说话的样子,帝仲也是倍感头疼的蹙着眉,训道:“你们两个啊……真就为了自己的私情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我要是澈皇,不用等外敌攻入,现在就要被你们气死了。”

    “我没有不管浮世屿安危,澈皇说了攻击浮世屿的力量已经开始减弱,也同意让我和姐姐先处理好自己的事……”云潇小声为自己辩解,显然这样的语气实在是没有任何说服力,很快她就再次陷入沉默,许久都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时而躲闪时而坚定的眼神看了他好几次,此时此刻,帝仲被她看的心中发毛,无法确切形容这种奇怪的目光究竟是何含义,就在他忍不住要开口质问之际,云潇忽然往前靠了过来,整个人都快要贴在他的胸膛上,他惊了一瞬,脑中闪过片刻的空白。

    忽然,有什么东西在胸口“咚咚咚”的跳动起来,那声音铿锵有力,每一声都像一个活力四射的新生命,让他下意识的低头望了过去。

    那是一团明艳的火,被云潇小心的托在掌心,就在他的胸膛前方闪烁,黑夜被它的光芒照的火亮一片,而凛冽的夜风竟然也完全吹不动它的火焰,顿时就意识到这是什么样至关重要的东西,帝仲的脸色却是刹那间惨白下去,连呼吸也因过度的惊讶而凝滞了片刻,云潇并未注意到他的反常,而是将手慢慢抬高,一直拖到他的眼前,才有些开心的说道:“你看,这就是皇鸟的火种,我已经知道怎么把它取出来了,漂亮不?可惜它的核心被黑龙之血玷污过,要不然还要更加明亮一些……”

    “收回去!”帝仲暴怒的呵斥,一把握住她的手腕,这一下的力道重的直接在她手臂上握出血痕,云潇龇牙喊疼,他却还是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甚至气的脸色都泛起青紫,“这么重要的东西不要轻易拿出来!收回去,快收回去!”

    说完这句话,他自己却剧烈的颤抖起来,嘴唇哆嗦着一直打颤,云潇吓了一跳,赶紧反手将火种收回心中,又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惹得他暴跳如雷,委屈巴巴的咬着唇不敢出声。

    他终于如释重负的松了手,整个人如散架的木偶,全身的每一寸皮肤每一块骨骼都像经历了一场恶战变得疲惫不堪,帝仲深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稳定住情绪,他立刻就意识到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铁青着脸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可以自由取出火种的?”

    云潇瞄了他一眼,不敢隐瞒:“是澈皇通过火种的感知自己告诉我的,她还告诉了我……”

    “还告诉了你什么?”他急不可耐的追问,背后竟有冷汗在冒出,云潇不敢再看他,感到一种和往常不同的气氛正在蔓延,直到他连续催了好几遍才不情不愿的开口,“还告诉了我终焉之境的位置。”

    帝仲的心被她两句话沉入深渊,心口陡地微微一涨,从眉宇里透出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这么重要的事情,只会在皇鸟交替之际才会通过火种独特的感应直接传承下去,澈皇这时候忽然破例,到底是一如当年的随心所欲,还是自知大限将至必须要将族内最高的秘密告诉双子?

    但他很快迟疑不解的再次看了一眼云潇,既有如此微妙的感知力,为何双子都感觉不到澈皇大限将至,甚至云潇还说浮世屿的险情已经缓和?莫非澈皇是知道双子心系他人,刻意隐瞒了自身的颓势?

    忽然间,帝仲脑中闪过四个宿命一般的文字——因果循环。

    是她当年一时兴起将双子遗落在外,才给了她们一段跌宕复杂的人生,让她们不再天性好战随遇而安,而是产生了别样的感情,但这样的命运转变至今也在深刻的影响着双子,让她们时至今日仍然固执的远走他乡,所以澈皇才会在浮世屿大难临头之际,依然给予双子最后的温柔,让她们守在自己所爱之人身边,不再徒留遗憾?

    一时间百感交集,他竟然久久的不知道能说些什么,面前的姑娘微红着脸,对这一切无知无觉。

    “我……”云潇有些羞涩有有些开心的绞着手,也不管他黑这一张脸自己反而笑呵呵的嘀咕起来,“火种已经可以取出来了,终焉之境的位置也知道了,我可以救您啦……”

    帝仲向后靠去,用力抬头望着天空,被她无心的一句话无端生出更多恼怒来,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如骾在喉,原来她还是没有放弃这个愚蠢的念头,明明自己都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了,为什么、为什么她还是这么固执的将自己的话当成耳边风?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她放弃,到底要才能让她明白复生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她能平安快乐的活下去?

    若是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绝对不要再喜欢上这种一根筋的蠢货,真是让他身心俱疲,又气又舍不得发脾气。

    无数话语在口里咬着嚼着,许久,帝仲瞪了她一眼,最后只蹦出两个利落的呵斥:“闭嘴!”

    她真的不说话了,只是眼里夹杂了些许空虚和失落,一言不发的低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