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九章:交涉

    叶卓凡是在收到蜂鸟传信之后,惊得连制服都来不及换直接穿着单衣就冲了出来,青鸟掠过碧落海,很快就找到常青所在的军舰,甲板上的海军见到他不修边幅一脸惊慌失措的模样,连忙领着他来到另一边,他愣愣看着前方海魂石特制的巨大笼子,云潇被金线之术密密麻麻的包裹着关在里面,看见他立马跳起来招了招手,低道:“卓凡!卓凡!快放我出去……”

    “阿、阿阿……你怎么在这里?”叶卓凡语塞了半天,硬生生将到嘴边的名字吞了下去,他心有余悸的背对着常青,被关在笼子里的云潇听到他差点叫出自己的名字,紧张不已的朝他暗暗摇手,叶卓凡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只是这种身陷囹圄的时候,她竟然一点也不为自己的安危考虑,不免眼中掠起了一丝心疼。

    常青则悠闲的从靠椅上稍稍坐直了背,从他落地到走过来不过几十步的距离,从最初的震惊到担心,再到目光扫过自己时那一闪而过的愤怒,无一不证明他确实是和这个女人认识的,但是常青并未直接戳穿,而是笑着问道:“真是抱歉这么晚了还打扰你休息,不过叶少将来的好快,看来是真的和这东西认识?”

    “喂,你好好说话,喊谁东西呢!”云潇不高兴的回嘴,叶卓凡连连给她使眼色示意她不要惹事,深吸一口气走过去,回道,“常将军,她不是什么外来侵入的魔兽,您放了她,把她交给我吧。”

    常青的眉角微微跳了一下,继续观察着叶卓凡的神色,故作漫不经心的说道:“不是外来的魔物,那就是本土的东西,没见过的模样嘛,难道和那群从地下冒出来的墟海蛟龙一样,也是在什么地方藏了千百年?这可是稀奇了,叶少将是帝都出身,飞垣的异族图谱应该是自幼就熟识在心的吧,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不向上头汇报,莫非这东西和你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叶卓凡的脑中在快速思考着说辞,虽然不知道云潇为什么好端端的被海军当成入侵的魔物用火炮打了下来,但是他们没在一起,无疑是顾忌少阁主眼下的处境不能太过招摇,如果让常青察觉到她的身份,以她和少阁主的关系,指不定真的要被当成共犯抓起来押到帝都去,他越想越头疼,一边偷偷瞄着笼子里的云潇,试图从她的眼神中发现一点端倪,一边不得不镇定的稳住情绪,艰难的从喉咙间发出了声音,编着借口解释道:“她之前是……是在小秦楼被我买下来的异族,常将军是东海守将,羽都的情况您可能不太清楚,这到处都是贩卖异族的人贩子,我看她可怜,随手买下来放了,也不是什么罕见的种族,是变异的……火烈鸟异族。”

    说着说着他自己都忍不住差点笑出声,果然云潇板着脸愤怒地瞪了他一眼,又碍于自己的处境只能用力咬了咬唇作罢。

    “哦……火烈鸟?还是变异的火烈鸟?叶少将,你没和我开玩笑吧?”常青将信将疑的扫过云潇,脑子里却闪过了火烈鸟的模样,那种长着白里泛红的羽毛,脖子长呈弯曲状的火烈鸟怎么看都和他昨夜见到的那只火焰大鸟不一样。

    确实如叶卓凡所言,羽都是飞垣境内异族最为集中的地方,而常年在东海巡航的他对那些千奇百怪的家伙并没有太深的了解,况且叶卓凡本来就是帝都的贵族出身,在小秦楼那种地方一掷千金买几只异族回去玩乐倒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但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心知这其中必有隐情,常青顿了顿,配合的问道,“这家伙大半夜在碧落海上乱飞,眼下正是非常之际,就算是叶少将的故人,我也得按规矩先关起来了。”

    叶卓凡连忙一本正经的接话:“我怎么可能和您开玩笑,她要真是什么难缠的魔兽,也不至于被火炮打下来了,您把她交给我吧,我不会让她再跑出去乱逛了。”

    常青不置可否的扬了扬眉头,神情有了一丝轻微的变化,淡道:“她确实是被火炮打了下来,但是一点外伤都没有,单是这一点就很不寻常了。”

    叶卓凡转头看向云潇,她立马捂着胸口贴着笼子缓缓倒了下去,一副痛苦不堪的模样,叶卓凡被这突如其来的演戏闹得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不知自己该做怎样的反应,反而是常青歪头瘪瘪嘴,笑道:“要演戏一开场就得演得像一点,这时候再来装模作样,你当我是傻子吗?”

    “真的很痛嘛!”云潇眨了眨眼,露出了无辜的表情,她虽然可以依赖天生的火种快速自愈伤口,但是伤痛的感觉却并不会因此而消减,那些光化的金色小箭直接打穿了羽翼,为了稳住平衡逼着她不得不放慢了速度,这才又被网一样的线缠住无法脱身,撇开这些不谈,她是从几百米的高空毫无防备直接砸入了海中,要不是特殊的体质,只怕这会全身筋骨都要摔成粉末!

    常青动了动嘴唇,像是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咽了回去,改口对叶卓凡说道:“这样吧叶少将,她既然是你的朋友,我也不为难她,虽然她是自己没头没脑的撞进来,不过要放人还是得按照海军的规定走个过场,这么晚了你先回去吧,等我汇报了元帅,会亲自命人将她送到你那里去,你看如何?”

    叶卓凡眉头紧蹙,没有立刻回答,这种一听就是拖延的措辞他竟然也找不到借口反驳,帝都的三军原本就是相对独立的,他身在军阁,理所应当要遵守海军的规矩,但这么多年的官场沉浮,他又怎么不明白这其中水有多深,也许一两天,也许十天半月,只要对方不想放人,他就可以找无数个理由扣着云潇。

    况且,东海大将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他也是清楚的,那是因为百里元帅年事已高,在北岸城事变之后就向陛下请辞回乡,海军有一套完整的晋升体系,在元帅正式离任之前,需要亲自坐镇从四海大将中择优录取,而这一次因飞垣全境一片混乱,海军本部其实只调遣了常青一人过来支援,这几乎已经内定了他就是元帅的接班人,如果他真的有意扣着云潇,只怕是以前的少阁主亲自来都不见得好使。

    叶卓凡心中着急,意识到常青他并不想放人。

    他只是沉默了数秒钟,常青就清晰的感觉到了两人之间微妙的关系,在心底默默笑了笑,就在他轻呼一口气准备起身之际,从甲板上匆匆跑过来一个战士,面色紧张的行礼汇报:“常大将,元帅请您过去。”

    “元帅找我?”常青一惊,下意识斜斜瞥了云潇一眼,忽然问道,“有人去和元帅说了今晚的事?”

    士兵疑惑的摇摇头,回答:“没有,只是按照您的命令以蜂鸟给叶少将传了信,元帅那边还没通知呢。”

    “哦?”常青意味深长的拖长了语调,再想起昨晚夜空下那只明艳的火色大鸟,顿时有什么惊人的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常青赫然收敛了全部的表情,许久,他的瞳孔变得锋利雪亮,像一柄射穿一切的尖刀,火焰,大鸟,女人,这三种元素组合在一起,一个飞垣所有人都铭记于心的名字悄然掠过——凤姬。

    他曾在东海巡逻之时偶然见过凤姬一次,知道现在笼子里的女人显然不是她,那么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传言中凤姬的妹妹。

    她还有一个更加被人熟识的身份——原任军阁主,萧千夜的心上人。

    “原来如此。”常青顿时明白过来,声音里带着隐隐笑意,难怪她一开口就要见叶卓凡,叶家本来就和她的师门昆仑山是故交,两人也是自幼相识。

    那么眼下元帅忽然要见他的原因就昭然若揭了,他并没有让人去汇报这件事,但元帅却已经知道了一切,那一定是有另一个知情人去找了元帅,而眼下飞垣境内能堂而皇之去找元帅求情的人,他只能想到一个。

    常青微微勾起嘴角,眸中渐渐笼上了一层幽暗的光彩,仿佛被什么东西勾起了强烈的好奇,他抓起一旁的大衣披在身上,大步跨出的同时不忘和叶卓凡叮嘱道:“我先去元帅那里,叶少将要是不介意就在这稍等片刻。”

    “先把人放出来,反正她被金线束缚之术缠着也跑不了。”叶卓凡不得不加重语气,抓紧时间争分夺秒的和他交涉,常青迟疑了一下,对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又威胁一般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行,不过人要是在我回来之前跑了,所有责任可要由叶少将你自己担着了,海军和军阁可不是同一部门,叶少将最好还是掂量清楚再做决定。”

    说完他就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叶卓凡连忙让人打开笼子,一把抓着云潇绕过海军的战士来到船后方,这才忍不住担心的问道:“你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被海军抓起来了?”

    云潇连连摆手,急道:“卓凡,你先别管我怎么回事了,你赶紧回去调派一些青鸟往浛水涧方向去,那里有个雪鹿族的寨子,有几个受伤的士兵被雪鹿族救起正在那养伤,但是那个村子的位置太危险,可能稍微大一点的风都会引起雪崩直接把村子埋了,你先回去救他们,我没事的,千夜已经去找元帅给我求情了,你放心吧。”

    “少阁主去找了元帅?”叶卓凡倒吸一口寒气,终于明白常青刚才微妙的神色是何深意,云潇推了他一把,催道,“快去吧,我就是为了这事来找你的,结果不小心被他们打下来了,我不要紧的,但是雪鹿寨的事情一天都不能拖的,本来我想让千夜守在那里,万一发生意外还能帮上忙,结果他担心我还是亲自跟过来了,你别管我了,我真的不要紧。”

    叶卓凡欲言又止,只能嘱咐她自己小心,又让海军拿了件大衣给她披上,这才坐上青鸟返回。

    云潇回到甲板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像看怪物一样严阵以待的看着她,看的她头皮发麻,心跳加快,实在是忍不了这么尴尬紧张的气氛,云潇索性心一横说道:“我不会跑的,但是我饿了,给我弄点吃的好不好?”

    海军的士兵面面相觑,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云潇赶紧讨好一样的钻到了他们中间,可怜巴巴的哀求起来:“求求你们了,你们把我打下来关到现在,我都要饿死了。”

    果然年轻的战士被她几句话挑的面红耳赤,一把拎着衣领丢了出去,支支吾吾的回道:“你……你一边站着去!吃的、吃的一会给你端过来,你老实点别乱动。”

    云潇果然踮着脚笑嘻嘻的坐好乖乖等着,甲板上从鸦雀无声到一点点传出忍不住的笑,她松了口气,默默攥紧手心通过分魂大法认真感知起来。